有狐绥绥

【瓶邪817】别碰我,热!(车)

过年好开心ヾ(●´∇`●)ノ过年当然要吃肉了   以下正文

   八月份的福建,流金铄石。
我,闷油瓶,胖子三个人窝在渔村也有一年了。去年的这个时候。我才刚刚把小哥接出来。仅仅赶上了夏天的尾巴,并不觉得有多热。今年这夏天一到,连躺在床上吹风扇的欲望都没有,风是热风不说,还捂出一身大汗。
闷油瓶向来冬暖夏凉。可是捱不住这天太热。白天还可以任由他搂搂抱抱,到了晚上,一丝风都没有。我都恨不得把自己吊堂屋里吹点过堂风,更不想与过任何生物接触。
在我把他无情推开的第八个晚上,我看着他那无比驯良委屈的小眼神,无奈冲他抱歉一笑,小哥这天太热了。
闷油瓶并未作声,从我身上翻身下去,自己一个人把床边睡觉背对我。我看着这1米8多大闷气包的背影,伸出一只手指戳了戳他的后腰。他那里一向摸不得碰不得,我看着他后背肌肉一下子绷紧了。左肩刚有些消散的墨线,也隐隐有重绘的架势,我赶紧翻身躺平装乖巧,不敢再去撩拨他。提心吊胆了一会儿,见他没别的反应,也安安静静睡了。
早上一起来又是一身汗,刚去冲了凉水回来。屋里屋外却找不见闷油瓶,去问胖子,却被胖子阴阳怪气几句,“小怨妇” “饥渴男”给怼了一肚子气,等到我把饭都做好了摆上桌以后,闷大爷才风尘仆仆地从外面回来,胖子看他那扮相就忍不住大笑起来。我抬头一看,也是嘴角抽搐,满身是草与泥泞的小哥,除了脸是干净的,其他地方都沾上了一层灰。闷油瓶还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,毫无波澜的看了我一眼,就去屋里洗澡了。
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,他怕不是欲求不满去对李婶家母猪施暴了呀?我连忙跟上他,玩笑归玩笑,就凭闷骚瓶子这活力劲儿晒他这么长时间我也是有些发怵的。
我没皮没脸地一闪身进了内厅,闷大爷正坐在一边擦头发。我承认这么一个浑身赤裸的面瘫美男,低眉信手续续擦头发还是很养眼的,我向他走去,从他手里拿过毛巾为他擦头发。擦了一会儿后,他抬头看着我,我低头看他,停下手里的动作,低头就向他唇上吻去,可谁承想他却一偏头,躲了!我正亲在她下颌线上,我错愕的看着他,他偏头仍旧没有看我,淡淡的说:“吴邪,热。”
我吞吞吐吐地说,“那...小哥一会儿出来吃饭。”
“嗯”
他大爷的!我内心一个卧槽。心说死闷油瓶子,你丫麒麟都出来了,跟我装什么装?多大人了还记仇。
我愤恨地吃完了这一顿饭。饭间,我做了无数思想斗争,后来总结出来了。好吧,我承认这事确实怨我。正寻思着吃完饭去哄哄他。好半天等胖子回屋,刚欲开口,闷油瓶就吃完站了起来,直接往外走,那动作叫一行云流水。半点插嘴的缝隙都没留给我。
我呆愣的看着他的背影,半点办法也没有,只得独自收拾好了碗筷,回房去喂鸡了。
一连几天我都不怎么能看见他,只有饭点儿他才回来,回来也是什么都不说,吃完饭就走。胖子都觉出不对了,拉着我问是不是我给小哥气受了。天地良心,我费劲巴力,这么多年,好不容易到手了,好吃好喝养着还来不及,哪能给他气受,我承认,我前几次是有点冷淡,可我那是为了他着想,天这么热,以他那牛逼的体力做中暑了怎么办?【千年张家族长与吴家小佛爷数天大战直至昏厥】这要是传出去,我还要不要做人了?
我把事情精简了一下,胖子听完因果后,好没当场圆寂过去,拍着我的肩膀大笑着,其实打败小哥的,不是天真,是天真热呀,哈哈哈哈。
滚!死胖子。正好小哥回来了,胖子冲我挤眉弄眼,表情极其色情,端着他的饭盆回屋吃了。小哥仍旧一言不发的洗澡吃饭,我就一直眼巴巴地盯着他。他也不看我,吃完站起来就往外走,我急得饭也没吃,扔了筷子就跟了上去。
“小哥你这么着急干嘛去呀?”
“小哥,这么多天了,你都去哪儿了?”
“小哥不是我不应你是天太热了小哥......”
“张起灵!”一面是天太热,一面是他不理我,这淡泊劲儿,让我又想起在长白山追着他跑的委屈劲儿,所以一声大吼叫住了他。
他站在一个有植被隐蔽的大坑旁,神色不明的看着我,我一开始挺有底气跟他对视,后来就越来越心虚,毕竟是我晒了他这么多天。
他伸手握住我后脖子,我当时吓得一缩,半点也不敢动,只得缩起身子,瞪大眼睛,天真无邪,可怜巴巴地瞅她,她平日里最吃我这一套了,一般是要啥给啥,可这一次他仅专注的看着我,并把我往坑里带。我心中大呼不好,这是要活埋了我呀?地方都选好了,和这老们这几天没憋什么好事,要谋杀亲夫?
我梅花桩一般牟劲儿而不动。他啧了一声,一边搂我的腰,一边和我一起跳了下去。
我啊地大叫没一会儿,被小哥护着,安全着落,刚一着地面,我觉得我毛孔都张开了,这温度跟空调房似的,我被闷油瓶拉着往里走,看见角落许久不用的洛阳铲。原来他这几天在干这事儿,我感动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往里走,看见老大的一个石台上,上面有一张挺厚的席子。
我走到台边,“小哥你编的?”
“嗯。这洞是天然形成的,我又加宽了些。 ”
我刚想开口说什么,他又说
“吴邪,还热吗? ”
我哪还敢提这事儿,赶忙说“ 小哥我不热了 我....”

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274070243016996?sourceType=qq&from=1088295010&wm=9006_2001&featurecode=newtitle

后来的事我记不太清了,只记得我回去后发了两天的烧,嗓子也哑了。闷油瓶,一直尽心尽力照顾。胖子几次想问也没问出口。第三天我的烧终于退了,可以发到声音时。我对小哥说,“走吧,小哥,上长白山避暑去。”尼玛这闷骚瓶子太他妈可怕了!

吃肉开心,上车快乐